为什么有的工资是中介发

为什么有的工资是中介发

通过中介公司买二手房是

通过中介公司买二手房是

通过中介买房应提神什么

通过中介买房应提神什么

怎么通过中介购置二手房

怎么通过中介购置二手房

青岛整顿住房租房黑中介

青岛整顿住房租房黑中介

劳务中介公司何如开?职

劳务中介公司何如开?职

工友亲身透露这些返费骗

工友亲身透露这些返费骗

互站网 - 邦内出名的网站

互站网 - 邦内出名的网站

山东青岛黄岛区黑心中介

山东青岛黄岛区黑心中介

寰宇上最黑(最长、最丰富)的道是啥?黑中介

  中介实际上是依附于资本家的,他们帮资本家提供比市场上更加低廉的劳动力,并从中收取一定的中介费。

  大家好,我是刘佳欢,一名漂泊在外的工人。前一段时间,我工作的厂子因为打算搬迁越南,没订单经常放假,我一看薪水少得可怜,干脆辞工回了老家,想休息休息,过了八月十五再出去。刚到家,就听妈妈说,叔家的小妹小萍今年夏天第一次去深圳打工,就让黑中介给骗了,现在是想要辞掉,又怕对方扣钱,不得不干下去,状态很糟糕。

  晚上和小妹通了电话,我听了她的遭遇心里也很难受,后悔没有早一点把自己外出几年用血换来的经验教训讲给小妹。其实我们在外打工,工友们找工作,又有几个没有被劳务中介坑过?到陌生的大城市找工作,人生地不熟的,兜里的钱又不够,多拖一天就要多掏一天的伙食、住宿费和车费,实在耽误不起,黑中介就在这个时候趁虚而入了,尤其是社会阅历不够的小伙子小姑娘,更容易被绕进他们一手设计好的圈套,被坑得血本无归。

  所以今天,我想把小妹的遭遇,还有这些年经历过、目睹过的中介坑人套路写下来。天下打工是一家,我们得看清楚黑中介怎么坑人,为什么坑人,再和他们斗智斗勇。

  小妹是6月初到的深圳,那时候天气已经很热了。招工的厂子不算多经济下行加上贸易战,厂子大多不景气,工人找工作就更难了。烈日下跑了两天,小妹累得不行,又看工作没找到合适的,钱却流水一样花出去,着急得很。这时候,一个自称xx厂人事的姚先生打电话过来了,说是工厂直招,邀请她去厂子找他面试。

  小妹离家前在58同城上投了几份简历,这个姚先生,就是收到了她的简历才联系她的。上网查查,那个厂看上去挺大挺正规,她就答应了姚先生。

  第二天一早,小妹来到xx厂门口,姚先生和另外一个应聘的女孩已经等在保安室了。他给两个女孩讲了厂子待遇,小妹一看工资都是按劳动法算,还外加几百块钱的全勤奖和岗位补贴,心想给人打工,待遇还能好到哪里去呢?能找到这样的已经算是不错了,先做一阵再说,就留下了。姚先生让她去附近的医院体检。体检费是200元,转账给他,承诺干满10天就退费。小妹一听,心想反正钱是可以退的,就交了钱去体检了。

  体检回来已经下午了,她跟着姚经理进了厂子办公室签合同。本来以为入职手续办完就完了,结果没料到,姚先生告诉她,还得缴纳560块的保证金才能进厂。不过这个保证金同样,干满一个月就给退。小妹不情愿,但是200块体检费已经交了,现在走又退不回来,今天还要掏住宿费,咬咬牙,还是把账转过去了。

  本来以为进厂就能赚钱了,可是小妹没料到的是,上班第一天,她就得知自己被骗了。

  对面焊电路板的大姐一边干活一边跟她闲聊,问她是怎么进来的,待遇怎么算。当她提到姚先生时,大姐居然说:“就是那个中介啊。“

  没想到大姐告诉她,4月份以来工厂就没有直招过,都是中介进来的。满勤岗补什么的也是假的,他们老员工都没有。

  “之前在你这个位置做的小女孩情况跟你一模一样,也是这个中介。一开工资傻眼了你们中介过来的,加班费是一个小时15块,周末是一个小时17块,跟我们不一样。转正要等至少三个月,不过也有拖了半年还没转的。“

  按照深圳市最低工资标准,时薪是一个小时12.22元,那么乘以1.5,平时加班就应该有18.3元了。

  大姐还在讲, “那个小姑娘干了一个月就走了,听说保证金没要回来,工资里又扣了500块中介费,你说这中介也太黑了,是不是?“

  回想起自己办入职的一幕幕,小妹越来越觉得自己被骗得明明白白合同上,乙方自己签了名,可是甲方是空白,何况已经被姓姚的收走;不提前说除了体检费还有其他费用,一步一步钱越交越多,她想走也走不了了;带她到厂子办公室签字,还自称自己就是人事,分明就是和厂里串通好了骗人

  果然,找到姚先生,他就翻脸不认账了。还威胁小妹,如果做不满两周就走,不但钱退不回来,工资也一分钱没有。

  按照中介开出的价码,小妹起早贪黑干一个月,才能拿到3000多一点。她和一起进来的女孩找过工厂人事,对方一问三不知,推诿责任。可中介姚经理态度蛮横,后来连电话也不接了。小妹白天都在车间干活,根本堵不到他,又深知现在辞工不但没挣到钱,还亏了400,很是绝望。

  中介收费名目繁多,什么押金、保证金、防偷盗、防打架斗殴费,其实都是他们敛财的由头罢了。

  在交第一笔钱的时候,中介是不会告诉你还得交哪些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先掏钱,在退不了的压力下一笔一笔接着掏。想找个工作,中介费和押金加起来少则几百,多则上千,把我们从家带的钱掏个精光,可见他们要赚多少黑心钱了。

  更可恶的是,中介会千方百计的拖延、少退甚至不给退押金,要是遇上中介不再和厂子合作,这些钱更是追不回来。

  黑中介要么在58同城、赶集网、百度招聘等咱们找工作常用的招聘网站发布广告,或要么在路边摆摊挂牌。不同的方式,相同的是其中信息都是假的。

  标明在省城的厂,真实地址可能在千里之外;写得是富士康、联想等大企业,去了才发现实际是没保障、不讲劳动法的小破厂;所谓“底薪按工资标准,加班1.5倍,周末2倍,综合月薪4500-7000”更是全凭胡诌,进了厂就知道,压根儿就没有这回事,扣掉中介费和食宿费,能赚3000就烧高香了。

寰宇上最黑(最长、最丰富)的道是啥?黑中介

  《劳动合同法》 第六十三条 :被派遣劳动者享有与用工单位的劳动者同工同酬的权利。用工单位应当按照同工同酬原则,对被派遣劳动者与本单位同类岗位的劳动者实行相同的劳动报酬分配办法。

  纸上这么写,到了实际中可就不是这么回事了。劳动监察部门历来和这些黑厂黑中介穿一条裤子,他们对大规模的违法行为视而不见,厂子老板和中介老板,便愈发嚣张地吞掉劳务工的血汗钱。明明干的是一样的活,工资却比正式合同工少了不少,果然是饿死我们工人,喂肥了资本家集团。

  和厂子合作假装直招,应聘最后环节再收取中介费;或者像我小妹小萍一样,通过身边工友,或者发工资、纠纷才得知自己根本不是和厂子签的合同。我知道最坑的是有一种,工友就怕遇上黑中介,亲自到工业区一家一家跑,问保安招不招工,结果还是跟驻守厂内的中介骗子签了卖身契,根本躲不掉。

  再来说说假招工,这是最可恶的一招:和工厂的人提前勾结好,谎称招工带进去转一圈骗取信任,收费后再丢到外面。完完全全是诈骗了,坑了钱、浪费了时间,连工作都没有。

  其实说起来,劳务中介也没有多么高超的骗术,坑人之处无非是以上几点。可现在,很多厂子招工,全部通过中介才能进去。正规一些的,明确告知你和中介签合同;而很多厂甚至和中介串通起来,假直招、假招工,工友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了派遣工。

  大家知道中介黑,却是防不胜防。如果工作不好找,或者打季节性的短工,还不得不“主动”去中介接受盘剥。

  哪怕是所谓不收费的中介,实际上还是要克扣我们的钱。比如厂子给中介的工价是一天180,到了我们手里,就只剩下160、150甚至更少了。只要你干一天活,中介什么都不用做,就能赚几十块,那么多人又能入囊多少暴利啊。

  那么,既然中介赚得都是我们工人的黑心钱,像寄生虫一样趴在我们身上吸血,它又为什么能长久存在,并且规模越来越壮大呢?这恐怕还得从它的诞生说起。

  所谓中介,就是劳务派遣公司。在劳务派遣中,我们工人与派遣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派遣公司再与用工企业签订劳务派遣协议,把工人派往用工企业工作。这种间接用工的形式早就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出现了,是资本家们发明的节省用人成本的一宝。

寰宇上最黑(最长、最丰富)的道是啥?黑中介

  上个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第一批劳务派遣公司出现了,这批公司主要是为了解决国外企业到中国设立办事处或者分公司的用工问题。

  劳务派遣的兴起则是从90年代开始的。国企开始了“鼓励兼并、规范破产、下岗分流、实施再就业工程”的暴风雨式改革,不少曾经的标杆国企落入私人手中,数千万工人一夜间失去了他们作为共和国主人的一切收入、福利保障、劳动的权利和尊严。

  雪上加霜的是,农村集体经济解体的弊端也开始显露出来,由于农村建设的荒废,剩余劳动力纷纷涌入城市和东南沿海地区,所谓“盲流”引发了一系列社会矛盾。

  大批失业人员容易引发社会动荡,威胁资产阶级的统治,这一点是各国统治者都明白的简单道理。当时从改革中逐渐壮大的官僚资产阶级自然也深谙其道。

  在这样的背景下, 2003年8月的全国再就业工作座谈会上,提出“我们要积极发展劳务派遣和其它类型的就业服务组织,指导分散单个的下岗人员组织起来,为他们实现再就业组织依托和补助”。

  各地政府纷纷成立再就业中心,并牵头成立了一批国资劳务派遣公司,把下岗职工以派遣的方式组织起来,在一些临时性、辅助性,或者最廉价的岗位上,安排这部分下岗工人再就业,让他们不至于没饭吃。

  有饭吃有事做就不容易闹事反抗,劳务派遣成了保证国企裁员顺利进行的稳定器,它以极低的价格收买了上千万工人,工人们从此成了流水线上的机器,任资本家剥削的奴隶,而官僚资产阶级,则迈过了篡权复辟的最大阻拦人民。

  随着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工人和老板的冲突也更尖锐了,老板们在国家机器中的代言人为缓和矛盾,不得不出台了《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社会保险法》等劳动保障法律,并开始落实一部分的条款。

  老板们一看,又要交社保,又要符合最低工资标准,成本可提高了一大截。怎么办?他们难道会心甘情愿的减轻剥削程度,让工人过得好一点吗?

  事实证明了这一点《劳动合同法》从 2008 年 1 月1 日起正式施行的一年时间内,中国劳务派遣用工数量从2000 万增长到2700 万。劳务派遣相关的法律很模糊,监管部门也乐得护着企业,对大量侵害工人权益的行为装失明,企业就有空子可钻了。

  《劳动合同法》 第五十九条:“劳务派遣单位派遣劳动者应当与接受以劳务派遣形式用工的单位(以下称用工单位)订立劳务派遣协议。劳务派遣协议应当约定派遣岗位和人员数量、派遣期限、劳动报酬和社会保险费的数额与支付方式以及违反协议的责任。”

  《劳动合同法》 第六十条:“劳务派遣单位应当将劳务派遣协议的内容告知被派遣劳动者。”

  也就是说,工人的社保究竟该由用人企业还是派遣公司交,需要他们两方协商好,并把协商的结果写进劳务派遣协议,告知工人。但是实际中,经常变成了企业和派遣公司之间的暗箱操作,企业甩锅给劳务,劳务又不给缴纳的情况也很常见,一旦工人追缴便相互踢皮球。

  毕竟劳务是要赚钱的。按理说,厂子老板要向派遣公司支付劳务费,其中实际就包含了咱们工资和社保的费用,所以他在这一项上是省不下钱的。可是他们往往开出更低的工资,不给工人缴纳社保,相当于在中介那绕了个弯儿,降低了工资待遇,进一步私吞工人的劳动成果。

  而中介呢?厂子老板把额外掠夺来的财富分了一部分给中介老板,这就是服务费了。这还不算中介公然违反法律,向工友们敲诈勒索的各类中介费。

  工厂通过自己、劳务中介和工人的三方间接机制,更规避了发生纠纷的风险。一旦工友发现工资待遇有什么问题,工厂人事就装傻充愣地把你赶出来,让你去找中介;而中介也会默契地再把你推回厂方。没有明确的责任人,维权也会难上加难。

  由此可见,劳务派遣已经成了企业压缩用人成本,逃避对劳动者责任的温床。我们都说中介黑,却不要忘了,厂子老板和中介老板是勾结在一起的,他们彼此串通,瓜分了无偿占有工人的劳动成果。这是资本家们的本质,他们会联合起来,共同压榨工人。

寰宇上最黑(最长、最丰富)的道是啥?黑中介

  中介介绍的派遣工呢?接受了工厂老板的剥削还不够,还得被中介老板再剥一层皮。贪婪的厂子,黑心的中介,加上表面公正,实则和资本家穿一条裤子的劳动监察部门,构成了压在派遣工身上的“新三座大山”,这就是劳务派遣背后的实质资本家为了吸血发明出来的怪胎。

  说到这里不知道大家会不会觉得绝望面对这“三座大山”的欺负,难道我们无能为力吗?

  在办理入职时,反复询问需要缴纳的费用一共有哪些,是否是直招等。要求先进厂里看(防止厂名和宣传不符),再体检、签合同。如果对方要求你缴纳大笔体检费、押金、保证金等,那么它一定是一家黑中介了,绝对不能给他交钱,发现不对要尽快离开。即便已经交了一部分也不要犹豫,要争取要回来,拒绝入职。因为他们欺负人是没有底线的,以后还会勒索更多。

  签合同时,尽量找机会拍照(因为万恶的资本家大多数时候是不会给我们留合同的)。和人事/中介人员交谈前,打开手机录音,录下对方关于待遇等问题的承诺。上班期间的厂牌、考勤记录、请假条、工资条等证明劳动关系的证据,也要留心保留或拍照。一旦日后发现被坑,可拿着证据向对方施压。

  面对死不认账、拖欠工资的中介,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联合同样被骗的工友,一起去讨薪。派遣工的工资是先由厂子交给中介,中介再发给我们,我们需要先搞清楚,是厂子拖欠中介钱,还是中介拿到钱后没给我们发工资。如果是厂子拖欠,所有工友包括正式合同工都拿不到工资,那么就和全厂员工一起追讨,找的是厂子;如果是中介拖欠或者克扣,那么找中介才有效。

  在中介招工处施压是最好的办法,我们可以拿着证据,去向中介猎取的下一批目标揭露他们的罪行。有的中介兼营临时工业务,因此早上上班前或晚上下班后会在本厂门口带着临时工出现,这也是可以利用的时机。切记,不要被他们忽悠,离开了招工场所。一旦进入办公室等相对封闭的环境,我们的处境就很被动了。

寰宇上最黑(最长、最丰富)的道是啥?黑中介

  当然,也可以“敲山震虎”,联合劳务工兄弟姐妹开展罢工斗争,借施压厂子倒逼中介付清工资。不过这在劳务工较为集中,且权益受损相似的工厂才有可能。

  也可以考虑集体投诉到劳动局。不过大家一定不要被劳动局不偏不倚的外表所迷惑。黑中介每天骗那么多人,没点后台怎么可能做得下去?集体投诉只是施压的手段,主动权一定要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

  最宝贵的一条原则:资产阶级联合起来压榨工人,那么工人也一定要联合起来反抗,受压迫的无产者联合起来,就能夺回属于我们的面包。